曾氏贵宾网 生物科技港股相继破发 高风险投资偏好趋于理性

曾氏贵宾网 生物科技港股相继破发 高风险投资偏好趋于理性
2020-01-11 16:46:50

曾氏贵宾网 生物科技港股相继破发 高风险投资偏好趋于理性

曾氏贵宾网,“发展的道路是曲折的,前途是光明的”这句话用在港股的生物科技板块或许十分恰当。今年4月份,港交所对主板上市规则进行了较大修订,允许尚未盈利的生物科技公司以及同股不同权的新经济公司在港上市,其中歌礼制药(歌礼制药-B(港股01672);01672,HK)和小米集团(小米集团-W(港股01810);01810,HK)分别作为首批政策受益公司登陆港交所。

不过,事情发展并非一帆风顺。今年以来,港股次新股屡屡发生“破发”现象。《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在生物科技板块中,自歌礼制药上市后,百济神州(百济神州-B(港股06160);06160,HK)以及华领医药(华领医药-B(港股02552);02552,HK)相继登陆港交所,不过这三家股票均遭“破发”。信达生物(信达生物-B;01801,HK)拟于10月31日在港交所主板上市,将成为第四家登陆港交所的尚未盈利的生物科技公司。根据公司披露,信达生物定价为每股13.98港元。

如今港交所的“新政”已经实行了半年之久,递表排队上市的新经济公司亦不在少数,面对屡屡“破发”的现实,港股生物科技板块的成熟尚需时日。

多股股价“破发”

这波生物科技公司上市潮来得凶狠,不过在屡屡“破发”的情况下,市场也日趋理性。据《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不完全统计,除了上述四家生物科技公司,还有盟科医药、方达控股等近10家生物科技企业排队IPO,这些公司多专注于肿瘤免疫、疫苗、单克隆抗体药物等研发领域。

不过自第一家生物科技公司歌礼制药上市后,该板块“破发”似乎已经成为常态,目前已经上市的三家生物科技公司全部“破发”。或许是“不破不立”,破发之后,生物科技公司的发行定价也日趋理性。

时间回到今年7月31日,歌礼制药配售结束,配售招股价区间为12港元~16港元/股,最终定价14港元/股,首日开盘,股价一度涨到14.9港元/股,但此后震荡下行,截至10月30日,股价几乎“腰斩”。

另一家生物医药公司百济神州上市首日报收107港元/股,当日即跌破发行价108港元/股,截至10月30日,股价已经跌去了近40%;第三家上市的华领医药股价跌幅较小,虽然上市首日一度破发。但截至10月30日,较发行价8.28港元/股跌去了将近两成。

资深医药分析师叶聪认为,频繁破发与生物科技公司本身的特质密切相关,“生物医药公司上市之前的估值,取决于市场对他们的预期,会受到很多因素的影响,因为几乎都没有业绩支撑,完全取决于风险偏好的预期,股价出现一定的波动比较正常。”

值得关注的是,从已经上市的生物科技公司股价跌幅程度来看,生物科技公司对于股票的定价日趋理性,市场对于股价的反应程度也趋于缓和。

“破发”频现,对于意图登陆港交所的生物科技企业来说,选择有利的上市时间点显得尤为重要。据此前《时代周报》报道,半年前传出登陆港交所的上海复宏汉霖生物技术股份有限公司拟推迟上市时间,意在选择一个合适的时间点。

另外,新三板拟登陆港股资本市场的生物科技企业也似乎并没有实质性进展。今年4月21日,全国股转系统与港交所签署“新三板+H股合作备忘录”,为新三板公司奔赴港交所上市开了“绿灯”。

记者注意到,自该政策颁布以来,新三板生物科技板块中已经有包括成大生物(831550,OC)、君实生物(833330,OC)等多家公司公开表示要登陆港交所。此前不久,泽生科技(871392,OC)董事会审议通过首次公开发行H股并在港交所上市议案。

据《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了解到,虽然目前有多家新三板生物科技公司宣布拟登陆港交所,但是目前只有君实生物一家公司递交了招股书。

一位资深的新三板分析师对记者表示:“港股前几家登陆的创新药企业股价表现不好,‘破发’甚至一度‘腰斩’,导致现在部分创新药公司对于港股上市持观望态度。”

板块成熟尚需时日

从“幼稚”走向“成熟”需要时间,港交所的生物科技板块也不例外,投资者也是在这一过程中逐渐熟悉生物科技板块的运作和盈利模式。由于采用的是新的上市标准,拟上市的生物科技公司甚至没有主营业务收入,很多投资者对此保持谨慎的投资态度。

华南某投资机构的一位分析师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最新的一批生物科技公司都是非盈利的上市企业,不能按照常规方式来估值。“这些企业主要偏向创业阶段的投资,如果后期产品不能突围而出,就很难成功,属于风险偏高投资类型。”该分析师表示。

李小加在今年5月份曾表示:“生物科技不同于一般的行业,由于新产品的研发成败与否等决定着生物科技公司的生死,任何有关产品研发与监管审批进程的信息都容易给股价带来剧烈波动。”

在今年9月份举办的第三届医药创新与投资大会上,港交所行政总裁李小加认为,新的政策对生物科技公司来说无疑是“雪中送炭”,不过他也屡次强调投资人对此要提高警惕。对于生物科技板块成熟的时间,李小加预计至少需要3~5年,或者5~8年时间。

发展需要时间,发展的过程也需要不断向成熟市场借鉴经验。作为一个技术密集型的产业,生物科技板块的产业结构像金字塔一样,需要有非常多的研发团队与资金支持,特别是需要给研发人员试错的空间。

香颂资本执行董事沈萌认为:“美国的产学研融联合体系非常完整,无论是学术领域,还是风险资本的金融资源,以及大企业与大学等机构的配合,都对生物科技这个新兴产业提供了最好的支撑,可以给我们提供借鉴。”

叶聪表示,目前美国生物科技市场形成了“小药企研发,大药企收购”的模式,创新药通过大药企的商业化能力迅速向全球市场进行推广,这或是以后我国生物科技领域的一个发展方向。

对于如何进一步规范生物科技板块的市场发展,叶聪认为还是要依靠市场,市场才是最有效的方式。“医药研发是高风险的行业,生物科技企业经营失败是正常的,但从监管的角度来讲,数据造假要有严肃的处罚机制,监管要跟上行业的发展。”

今年4月份上市新政公布不久,港交所宣布来自生物科技业的资深人士成立生物科技咨询小组,成员最初有13名,每人任期两年,此举是为了对上市的生物科技企业进行技术性把关。

作为“舶来品”,近年来生物科技公司在我国得以迅速发展,不过任何新兴事物的发展都要经历一个由不成熟到成熟的过程,阵痛或许在所难免。未来,港股生物科技板块将会面临怎样的发展轨迹,还需要市场和时间来检验。